日志分类:生物医学

“痒”的进化论解释:

2010-10-20 18:28| 分类:生物医学| 标签: | 3,553 次点击

前几天红眼病,每每痛痒难耐时我就在想一个问题:明明“痒”的感觉会让我想去揉眼睛,而揉眼睛会加重病情,那为啥“进化”要产生“痒”这种感觉?

“痛”可以理解,这能让你注意到伤口并保护它,但“痒”在这个时候似乎是有百害而无一利——每个人都有因为痒而不自觉的把伤口的疤揭掉而鲜血直流的经历吧?

但是“痒”这种感觉的的确确被产生出来并伴随我们到现在,那么“痒”到底有无其进化收益呢?

这个问题看似没多大意义,但我觉得还挺关键的——因为如果对人类有进化收益,那当“痒”的感觉产生时,你应该放任自己去揉眼睛止痒,而如果没有,则不该去触碰眼睛。

我第一反应是——“痒”是进化中产生的噪音(或者说是副作用,或者说是“时滞”,我实在找不到一个词形容这种现象)。因为痒是轻微的痛,这种“轻微的痛”很有用——它能让你感受到不舒服并拍死正在叮咬的蚊子。所以轻微的痒是有用的,而过分的痒(比如过敏性炎症产生的痒、受伤结疤后的痒)则就是进化中产生的副作用了,犹如阑尾一样(当然阑尾的作用还有待证实)。

而且痒似乎也不像“痛”那样有痛觉神经控制,痒产生的机制目前还不了解,那么用进化副作用来解释似乎理所当然。

可是我觉得这个答案犹如隔靴搔痒,不涉及本质——因为你是靠提出一个新的概念来解决旧的问题,这只是把问题归类,而不是在解决问题。

想了两天后,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太傻了。

——自然选择又不是只为你人类的!为啥只想着人类的“进化收益”呢?不想想导致你痒的感觉的根源是什么?是细菌和病毒啊。它们也需要得到自然的眷顾,他们也需要复制他们的基因。

“痒”的感觉有可能不是为了人类的收益,而是为了病菌的进化收益——自然选择还得照顾到这些携带着“自私基因”的病毒和细菌个体。

你的身体都已经被入侵了,在这一步,你已经败给病原体了,所以身体的一系列反应会受控于病原体。当然有的是你身体抵抗的反应(比如发炎发烧),但发痒这种,有可能是病原体故意刺激你的——刺激你的身体释放某些化学物质让你感到痒,从而会去触碰伤口,这样手上就能粘上病菌,这样就能更大规模的传染开——病菌就达到了复制其基因的目的了。

也就是:我们抵御蚊虫叮咬而产生的这个“痒”的机制,被病菌利用了——发炎而产生的“痒”,对你没好处,但对它们有好处。

所以我感觉,“发炎”是良性的反应,所以轻微的感冒不需要消炎,炎症正是在抵御病菌——犹如“肚子饿”是良性的反应,这是身体发出的让你吃饭的信号。

而“痒”是病原体假的信号,其目的是为了让它更能够传播开来——对于这种信号,你就应该克制自己,进化无法进化出一套抵御病菌的身体机能,那么你应该由你的意志来抵御他。

对于这种一反常规,不以病理学或生物化学来解释病症,而是以进化论来解释,坦白说我也没什么信心,因为并不清楚进化在这么细微的生物体特征上是否适用,而且还是病态状况下的特征(病症)。

当然,如果仍然换个角度,从病原体(细菌或病毒)的角度来看,那么这个发痒的“生物体病征”就不再是细微的差别了——因为能否让被宿主感到瘙痒,正是自己能否大规模复制基因传染开来的关键。所以现今的病原体,虽然你的身体可以抵御他们,但它们总会让你的身体瘙痒难耐。

这次分析的结论不一定正确,但论证思路应该没错,关键得注意一点——大自然是公平的,不仅仅是为了你人类的。

关于“风水”和“中医”的起源

2010-07-09 12:45| 分类:技术无关 生物医学| 3,387 次点击

我先说说刚刚看到的一个故事《八只猴子》。

第一天,八只猴子被关在一个房间里,有个楼梯通往房顶,那里有一串诱人的香蕉。好吧,每当有个别猴子想去吃香蕉的时候,所有的猴子都会被冰水冲刷,很悲惨!很快,再有猴子想爬楼梯去吃香蕉,别的猴子会拖住他,狠狠的揍他。最后,八只猴子都对香蕉没有了兴趣。

第二天,带走了一只猴子,换进来一只,新的猴子(不明真相者A),他对香蕉很有爱,很奇怪,别的猴子为啥不去吃。不过,不妨碍他立马去爬楼梯。结果,他被揍的很惨,对香蕉仍有爱,却不敢再去碰那个楼梯了。

第三天,又进来一只新猴子(不明真相者B),很显然,他对楼梯的接触,带给他的是,一顿痛扁。参与者,有昨天的(不明真相者A)。。。。

第九天,房间里面所有的猴子都是不明真相者了,可是,对于楼梯的规矩还是被执行着,可是他们没有一个知道,为什么要用暴力,为什么楼梯是不可接触的。

这以后,关于楼梯的传说还在继续。。。。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是刚刚看到的一个故事,我觉得用来解释“风水”、“良辰吉日” 、“中医” 等理论的形成非常合适,我在《你相信“良辰吉日”的说法吗?》一文中说到:如果说良辰吉日还有点可参考之处的话,那“良辰吉日”中给出的原因实在不足为信了,因为归纳法就是在无法推导的情况下产生的研究方法,当然不能以归纳法推导出原因。我们前人的智慧也不足以推算出原因。

那些猴子认为“不要去碰梯子,否则会被打”,其实正是归纳法得出的结论。但他们显然不可能推算出真正的原因。

那么问题是,虽然不明真相,那么不去爬楼梯,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选择?

“上火”、“降火”这种说法,虽然起因可能是由于中医,但我认为已经上升到“传统”层面。

Buzz讨论地址:http://goo.gl/smUp

重拾医学兴趣

2009-06-21 13:27| 分类:babamama 生物医学| 标签: | 3,548 次点击

刚才睡起来,隐隐约约的担心一些事情,坐在沙发上按着太阳穴整理一些思绪,最后做了一个决定——重拾以前对医学的兴趣!

记得高三的时候到处找《科学美国人》的中文版,因为那时候的《科学美国人》没有中文版,我甚至考虑过直接阅读原版的杂志,但看了一些,实在是艰深难懂,最终还是放弃。因为没有GR,我就用Gmail订阅了一些科技进展的关键字,但上大学后就把这些Google快讯取消掉了,现在工作了,我想重新拾回这些跟踪医学和生物科技进展的爱好,而不再是IT业内的那些事,不再是专业相关的那些事,因为IT和互联网已经成为职业和信仰,不能再算是兴趣,我必须有自己兴趣的东西,而且这兴趣的东西,对我来说,也是非常必要的!

充分利用起GR,订阅一些医学和生物学的新闻吧!我以前只订阅了方舟子的博客,但他的博客重在西医与中医的掐架,虽然我基本赞同他的观点,但这与我喜欢的医学方向还是有差别的,我不想把精力放在无休止的争论中,还是通过一些关键字来订阅吧,更具针对性,可惜太多关键字都是新闻稿,都是记者写的,医学业内的估计会太少,或者订阅一些英文的也可以。

回想起跟医学的渊源,从大学说起。我高考报考的大学本科专业原本是中南大学的“医学信息学”,后来因为没上中南大学的录取线,到了华侨大学的生物工程专业,刚来的时候还想着调到生物技术,因为“技术”跟“工程”有点差别,但看了一些课程,感觉实际上并无差别,至少在我们学校是没什么分别的,于是就此作罢。学了近一年,感觉与我心目中的医学相去甚远,于是在大二的时候转了学院和专业。正因为生物工程与我心目中的医学不搭边,所以我在大一时反倒是全部放弃了对医学的关注,但即便这样,医学这一门学科在我心中还是占很大的位置的。

再往前,我在高三时有段时间天天在网上看《默克诊疗手册》,当然不是全看,看了大概有四五章吧,选了一部分最喜欢的类别看,比如免疫学、传染病、神经科等。那时候关于医学的想法真多,动不动就Google一下,“搜索的意识”也是那个时候培养起来的,这对我之后的学习和工作有莫大的帮助。

对自身身体机能的了解,我觉得是作为一个有思想和意志的人应尽的责任。

最近这几个月,看屏幕久了,脑袋左上部会有点疼,有的时候连续十几个小时也没问题,有的时候不到一个小时就这样,比如现在写篇博客也会稍微有点疼,不过一离开电脑就完全没事了,挺邪门的,难道是身体自动进化到能提醒自己休息,让我不要在电脑前呆太久?哈哈,那可真是太好了!虽然这完全是曲解进化论的论调,但我现在的生活中确实太缺少这种调侃了。行了,现在先去吃饭,回来时订阅。

先加了个类别“生物医学”,再把这篇文章也归为此类。

20090621